平潭新闻 - 平潭新闻网内容主要来自网络,实时更新平潭的头条新闻,希望我们的用户快速浏览到平潭的新闻事件,整站汇集了平潭社会、经济、文化、生活等各个方面最新信息资讯。

小说:妻子病入膏肓,临死戴助听器与丈夫告别,他却不耐转身离去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一把尖锐的匕首,刺破衣料,紧紧抵在肚子上。


白伊柔的脸上混杂着绝望和决绝。


她穷途末路,只能赌,赌霍擎修在乎这个孩子的生死,哪怕只有一点,也够了。


霍擎修脸色铁青,愤怒得频频吸气。


其他男人的孩子她拼了命也要救,他的孩子她就要捅死。


“好,很好,白伊柔,我倒是小看你了。”


一步步逼近,“刺进去啊,敢吗?”


白伊柔牙根打颤,握着匕首的手抖得厉害,刺得肚皮一下一下地疼。


她嘶声吼:“站住!”


匕首尖刺破皮肤,点点血迹沁红外面的衣衫,“霍擎修,你还我一个人情行不行,我救过——”


“叮——”


男人一脚踹在她手腕上,匕首应声而落。


白伊柔声音一噎,被提起来,束缚双手,按在落地窗玻璃上。


男人的声息隔着长发烘热耳窝,沉怒如风暴:“白伊柔,你找死。”


白伊柔闻到了酒味,同时感到他贴在她腰后的一处反应。


“威胁我的下场,你承受不起。想得到恩赐,就拿出点诚意来。”


白伊柔额头虚汗直下,手指紧紧抠住玻璃,颤着声音说:“……你要我做什么?”


霍擎修退后一步,语气凉薄讽刺:“脱。”


办公室半透明玻璃墙壁外,人影往来,随时会有人进来。


落地窗占据一面墙,之外是旷远的天空和同样高耸入云的建筑群。


毫无隐私可言。


最后一次了,你就不能对我好点吗?


白伊柔扯了扯惨淡的唇,凄然自嘲:“对你来说,我就这么贱吗?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一切都是假象,我不是你眼中的贱人,该怎么办?”


霍擎修冷笑,“你说呢?像你这种烂到骨头里的贱货,还妄图假装清纯?”


冷酷和嘲讽击碎了她最后的期待。


“我不贱不身经百战,怎么会迷得你不能呢,哈哈……”


在男人猩红的双目中,白伊柔猖狂地笑,吼间涌起一阵血味,被她死死压住,眼眶泛起红,声音低不可闻:“霍擎修,过去十年,但愿你真的从未动过情……”


泪水模糊本就不清楚的视线,身体里的力气一丝丝流逝。


白伊柔撑着最后的神智,嘴角甚至微弯带笑,内心却灰败如土,痛得没有知觉。


事后,白伊柔躺在沙发上,感知到生命在渐渐离她而去。


抖着手指给陆简发去定位消息。


霍擎修看到了。


“你跟我结婚后,还勾搭了多少男人?”霍擎修太阳穴抽动,看到她衣领口露出来的瘦削的身体,终究忍住掐死她的冲动。


白伊柔牙根发颤,内脏痛得钻心,面上却强撑着,“霍擎修,你答应我的,救栩栩……生下孩子后,我就要走了,你能不能把栩栩当亲生女儿保护。”


“怎么会有你这种女人?”霍擎修浓眉紧缩,“蛇蝎心肠,肮脏不堪。杀了人带着贱种进门,现在甩手就想走?”


白伊柔听不下去了,眼前白光流转,意识时而清楚时而模糊,似乎开始出现幻觉。


她抬手,悄悄摘了助听器,男人还在说着什么,但她听不到了。


“你可以和我好好告别吗?”


认真看着男人的脸,勾起嘴角,她的眸子清透,波光闪了闪,绚烂而潋滟。


霍擎修一愣,暴怒在一瞬间平息下来,心跳声震如擂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