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潭新闻 - 平潭新闻网内容主要来自网络,实时更新平潭的头条新闻,希望我们的用户快速浏览到平潭的新闻事件,整站汇集了平潭社会、经济、文化、生活等各个方面最新信息资讯。

崂山道士:求仙问道不过是黄粱一梦?那什么才是正途?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蒲松龄通过《崂山道士》这个故事在告诫我们:寻仙问道只不过是黄粱梦一场,心向功名才是人生的正途。


这句话我认同前半句,后半句我则认为不太对。为什么这样说了?


盖因这世上哪有什么神仙?不过是自古以来,人们眼见周遭世界,有诸般奇异之事,如电闪雷鸣,日月盈缺等,认为绝非人力所能为,又不明其中因由。遂以为九天之上,有诸般神灵。


再加上无数人类,诚心叩拜,向着自己臆想创造出来的各种神明顶礼膜拜,祈福诉苦。这才有了神仙传说,流传于世。


传闻神仙们可上天入地,无所不能,信手间能摘星弄月,谈笑时能令风云色变。可朝游北海,暮居沧溟,既不惧生老病死,也不愁穷通困达。所居之处,飞天为之起舞,金甲为之执戈,有仙鹤衔芝,灵龟献瑞,地有琼浆涌现,天有仙子散花。


这种人所不能及的“力量”,以及人梦寐以求的享乐,谁能不动心了?所以这才有了“寻仙问道”之说。


在电影《崂山道士》中,王七就是这样一个痴迷于“寻仙求道”的人。


故事一开头,就点明他出身于一个仕宦之家,并不缺衣少食,照理说他只需要勤奋读书,考取功名即可。可他了?看的不是“四书五经”,而是所谓的《神仙传》。


只见他躺在躺椅上,举着《神仙传》,看的是喜笑颜开,嘴里轻哼着荒谬的小调:“要学神仙驾鹤飞天,点石成金妙不可言。”


这种沉浸式的幻想,让他不由自主的激动莫名,甚至手舞足蹈。


好在他的妻子颇为贤惠,走进房间劝说他科举才是正途,神仙之说过于虚幻飘渺而不可听信。王七倒也“听劝”,忙拿起桌上的一本《诗经》,展开来摇头晃脑的念着:“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


见丈夫肯读书,王妻颇为欣慰,为了给他创造环境,连忙走出门去,末了还不放心的掀起门帘观望,用心可谓良苦。


可正如装睡的人你叫不醒一样,未经风雪,哪知严寒。在王七看来,《诗经》哪有“神仙”的吸引力大了?见妻子离开,立即丢掉了书本,倒在躺椅上昏昏睡去。


梦里的他收拾好了行李,关上了家门,往崂山而去。临走前他家养的小黄狗似乎依依不舍,不肯让他离去,他笑言道:“崂山去寻仙,若我得道,鸡犬升天。”


历尽一番辛苦,王七终于上得崂山山顶,只见观宇成群,甚为幽静。又有一道士坐在蒲团上,看起来仙风道骨,神光爽迈。王七下拜,言说求师,道士曰:“恐娇惰不能作苦。”


王七眼看着自己的“梦想”就要实现,什么苦与不苦,都抛之脑后,满口答应:“诚心而来,能吃苦。”


而后,王七就被老道安排跟随着门下众人早起去砍柴。这王七不过一文弱书生,除了读书外,未曾有过劳作,自然肩不能挑,手不能提。砍柴不过月余,他手上起了老茧不说,内心里也在抱怨山上日子未免太过清苦。


一日,他望着手里的午餐——一块粗粝的干饼,他终于忍不住念叨着:


“大饼粗又硬,难以往下咽。怎比的在家中衣来伸手、饭来张口?仙术没能学会,双手起了老茧,苦日子实在难熬,不如逃之夭夭。”


打定了主意的王七,在夜里收拾好了行李,正准备偷偷下山,不料正好遇见他师傅穿墙而过,他心下大惊,悄悄窥去。


只见大殿中那老道正在与两位不认得的道人宴饮,其中一人道:“日已暮,尚无灯烛。”老道遂剪纸如镜,抛向墙壁,随即月光洒满空旷的大殿,照得满室生辉。


又一人说:“良宵胜乐,不可不同。”老道又招来门下众徒,取案上酒壶,分与诸人,言说尽兴。那倒不完美酒的酒壶,随后从壁画上走下来起舞的仙女,三位道人移案几于月中饮乐的情形,无一不在说此为“神仙”乎。


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啊!王七归家的念头暗自消失。


可没想到的是,待得“异像”消失,桌上尚有残肴,老道问诸弟子是否饮足,众人说足矣后,老道却打发众人早睡,不要耽误次日砍柴。


又留王七一人,笑着说道:“吾固谓不能作苦,今果然,明早当遣汝行。”意思是说:我早说过你不能吃苦,现在一看果然是这样,明早你就回家吧。


眼见“仙术”、“异像”在前,王七哪里肯走,只是担心老道发火,只好委屈的说:“弟子操劳多日,师略授小计,此来为不负也。”就是说你看在我辛苦这么多天的份上,好歹教点本事,也不枉我来一趟。


后来王七学了老道教授的“穿墙术”,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。回家后的他也不管自己一去数月,冷落了妻子,只是合计着哪家有宝,穿墙去取。浑然忘记了老道的教诲:归宜洁持,否则不验,又在妻子面前一番卖弄,可“穿墙术”却不灵验了。


电影结尾,王七梦醒之后直喊头疼,妻子赶来关心,却见他额头光滑如故,没有不适,王七这才知道一切不过是黄粱一梦。


有人说从这个故事中可以看出:要想成功就得不怕吃苦,但在我看来,道理是对的,可用在这个故事上却有些牵强,因为“神仙”之说,本来就是假的。王七就算是再能吃苦耐劳,一切也还是在梦中而已。


所以说蒲松龄的告诫:“寻仙问道”不过是黄粱一梦,是对的,但是他又隐晦的指出功名才是人生的正途我却只不完全赞成。


我们可以从剧情中得知,王七在看《神仙传》时,王七的妻子就劝他用功读书,不要耽误功名。


剧中所谓的“功名”是指“科举”考试,而古代读书人又以“科举”为人生的最终目的。因为时代的不同,他们将“功名”视为人生正途倒也无可厚非,但是放在现在就有些不合时宜了。


为什么了?


因为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根本就没有“科举”制度这一说,我们上学读书是为了学习知识。


若将心向功名方为人生正途,换成用心读书方为人生正途,这样才合时宜。